当前位置:主页 > 玩家经验 >

传奇私服-淝水之战如何断送两个王朝?

时间:2020-03-28 17:29 来源:http://www.haosf.nu 作者:好私服

淝水之战如何断送两个王朝?

——品读《资治通鉴》(24

(2019-12-17)

无论是东晋的历史,还是五胡十六国的历史,公元383年的淝水之战都是一个重要转折点。淝水之战以前,是王氏、庾氏、桓氏、谢氏家族,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门阀政治阶段。淝水之战后,司马家族逐渐掌权,刘裕等军人出身的豪强,走到了政治的前台;在北方,则是再次陷入分裂,为北魏的统一创造了机会。

一、苻坚发动战争

西晋灭亡之后,北方五胡乱华,南方东晋建国。北方政权自顾不暇,真正想南下统一的几乎没有,有之,是前秦的苻坚。

苻坚出身于氐族上层。氐族一说是三苗的后裔,一说是西羌的别部,魏晋时期分布在秦陇、巴蜀间,在十六国时期曾先后建立过仇池国、前秦国、后凉国,成汉政权的上层也是氐族。苻坚的祖父符洪依附之后赵政权下, 在haosf游戏当中为好私服玩家免费提供1.76复古精品,1.80战神复古,1.85英雄合击,1.96黄金皓月,100%仿盛大SF等中变传奇!打造火爆的单职业网通传奇私服新服网

本站友情提醒,350年,后赵因冉闵杀胡而分崩离析,符洪之子符健(苻坚伯父)入关中建立前秦政权,符健传位给太子符生,不久,苻坚(父亲符雄)通过政变夺取堂兄符生之位,自称天王。王猛、吕婆楼等汉、氐英贤悉心辅佐,消灭前燕慕容氏政权,统一了北方黄河流域。史称其在位时,“修废职,继绝世,礼神祗,课农桑,立学校;鳏寡孤独高年不自存者,赐谷帛有差;其殊才异行、孝友忠义、德业可称者,令在所以闻。”岁时或遭遇大旱,苻坚“减膳撤悬,金玉绮绣皆散之戎士,后宫悉去罗纨,衣不曳地。开山泽之利,公私共之,偃甲息兵,与境内休息。”从社会政策、文化教育、财政节约、经济增长等方面,改善北方政权的发展环境。

对于氐族豪强鱼肉百姓,欺凌汉族民众的不法行为,苻坚支持王猛依法治吏,坚决打击。特进强德,是符健之妻弟,昏酒豪横,为百姓之患。王猛捕而杀之,陈尸于市。御史中丞邓羌,性格鲠直不挠,与王猛同心协力,上任数十天,诛杀贵戚强豪不法者二十余人。“于是百僚震肃,豪右屏气,路不拾遗,风化大行。”朝廷遣使巡察四方及戎夷种落,“州郡有高年孤寡,不能自存,长史刑罚失中、为百姓所苦,清修疾恶、劝课农桑、有便于俗,笃学至孝、义烈力田者,皆令具条以闻。”(《晋书·苻坚载记》)史称在王猛等辅佐和治理下,“国富兵强,战无不克,秦国大治。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103)

苻坚还努力妥善处理与其他少数族的关系。有匈奴左贤王刘卫辰遣使降于前秦,请田内地,获得批准。可是有边地军官贾雍遣其部将徐斌率骑袭之,并纵兵掠夺款附的匈奴人。贾雍被免除官职,苻坚遣使修和,示之信义。结果不仅匈奴左贤王刘卫辰入居塞内,贡献相寻。而且乌丸独孤、鲜卑没奕于也率众数万归降于符坚。前燕贵族王室慕容暐、慕容垂等、羌族首领姚苌(姚弋仲之子)家族都得到苻坚的善待,甚至委以高官重任。秦太史令张猛用天象示警、兄弟阳平公苻融用人情事理,劝苻坚要注意,他自信地回答说:“朕方混六合为一家,视夷狄为赤子。汝宜息虑,勿怀耿介。夫惟修德可以禳灾,苟能内求诸己,何惧外患乎!”

苻坚的道理,从战略层面、战术层面都是对的。氐族与羯族一样,人口相对比较稀少,必须团结更多的胡族,才能维持在广大汉族地区的统治。但是,这种做法必须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你能处理好与人口更为众多的汉族的关系。灭前燕(337-370)之后五年,前秦内部还没有完全磨合,王猛(325-375)去世。临终前他最后一次告诫苻坚:“晋虽僻处江南,然正朔相承,上下安和,臣没之后,愿勿以晋为图。鲜卑、西羌,我之仇敌,终为人患,宜渐除之,以便社稷。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103) 这段话有两个意思,第一,对外不宜妄举统一大旗,试图对东晋发动进攻;第二,对内要巩固氐族的统治地位,尤其是防范前不久消灭的鲜卑慕容政权和西羌姚氏政权。两个问题都是民族关系问题!可是,苻坚把王猛的忠告都置诸脑后,发动了淝水之战。

二、淝水之战:北府兵以少胜多

公元383年,王猛死后八年,苻坚率领百万大军南下征讨东晋,这个时候东晋朝中的宰相是名士谢安(320-385)。

谢安是东晋政坛上继王、庾、桓氏之后,代表谢氏家族出掌朝政的关键人物。抵御前秦南下入侵,谢安手上的王牌劲旅就是北府兵。所谓北府,是相对于西府而言。东晋时代称位于荆襄上游的军府为西府,处于首都扬州北部的江北地区的军府为北府。正如《资治通鉴》所记:“初,晋氏南迁,以扬州为京畿,谷帛所资皆出焉;以荆、江为重镇,甲兵所聚尽在焉,常使大将居之。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125) 往年扬州是政治中心,荆州是军事中心。至谢安执政,注意发展扬州的军事力量,扩充北府兵。

东晋孝武帝太元二年(377年)七月,谢安以宰相“都督扬、豫、徐、兗、青五州诸军事”,不久他就任命侄子谢玄为建武将军、兖州刺史,领广陵相、监江北诸军事,镇广陵,召募劲勇,组建军队,于是,安置在徐州(治京口,今江苏镇江)、兖州(治广陵,江苏扬州)北方来的流民帅及其所领军队,纷纷应募入伍。这支军队虽然是新组建的,可是其将士却是久经战场。史称,“时苻坚方盛,玄多募劲勇,牢之与东海何谦、琅邪诸葛侃、乐安高衡、东平刘轨、西河田洛及晋陵孙无终等以骁猛应选。玄以牢之为参军,领精锐为前锋,百战百胜,号为‘北府兵’,敌人畏之。”(《晋书·刘牢之传》)北府兵的组建,带有流民帅将所属武装成建制地编入军队的特点。

在东晋方面严阵以待的同时,北方苻坚伐晋,朝廷上一片反对声。

《资治通鉴》卷105记载了出师之前一年各方的反对意见,包括苻坚最信任的阳平公苻融、最敬重的高僧道安、最宠幸的张夫人、最喜爱的幼子符诜(shēn)都出来阻止,可是,苻坚像着了魔一般,执意南下。“是时,朝臣皆不欲坚行,独慕容垂、姚苌及良家子劝之。”阳平公符融甚至搬出了王景略(王猛字景略)的遗言,苻坚也不听。苻融还说:“鲜卑、羌虏,我之仇雠,常思风尘之变以逞其志,所陈策画,何可从也!良家少年皆富饶子弟,不闲军旅,苟为谄谀之言以会陛下之意耳。今陛下信而用之,轻举大事,臣恐功既不成,仍有后患,悔无及也!”符坚置若罔闻。相反,苻坚狂妄下诏说,“其以司马昌明(晋孝武帝司马曜)为尚书左仆射,谢安为吏部尚书,桓冲(时任荆州刺史,领西府兵驻扎上游)为侍中;势还不远,可先为起第。” (《资治通鉴》卷105) 蠢蠢欲动的前燕慕容家族对此窃窃私语,“主上骄矜已甚”。《资治通鉴》卷105晋孝武帝太元八年(383),是这样记载苻坚的局势行动的,八月甲子(初八),“坚发长安,戎卒六十馀万,骑二十七万,旗鼓相望,前后千里。九月,坚至项城,凉州之兵始达咸阳,蜀、汉之兵方顺流而下,幽、冀之兵至于彭城,东西万里,水陆齐进,运漕万艘。阳平公融等兵三十万,先至颍口。” 东晋方面派征虏大将军谢石、前锋都督谢玄等统领八万军队迎敌。双方的战斗可以分为三个阶段。

  • 上一篇:好私服_刘裕既是南朝第一帝,也是南朝政治乱像之始
  • 下一篇:好搜服-五胡十六国的血腥杀戮与民族融合